校园小说 - 科幻小说 - 地狱归来,真千金吊打豪门圈在线阅读 - 第118章 有事瞒她

第118章 有事瞒她

        本能的季染就转身朝着方茹那边走过去。

        “妈妈,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平时,向方茹报告事情的人多了,家里面的事情,季染也是不管的。可就是这时候,季染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径直的走过来就问了。

        方茹看着季染,一时之间有些语塞,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季染一下子有点儿慌乱:“是和我有关系?妈妈,是不是周景年出什么事了?”

        原本这个时候,周景年是应该来接机才对。

        明明出去之前,周景年就说了等她回来的时候就会来接她,结果今天人都没见着。到现在,手机上的信息也没有回复,至于电话,也是去参加part没打通的那一通,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方茹听到季染这么问,再看她一脸紧张焦灼的表情,立马摇了摇头。

        “没有,不是。乖女儿,别胡思乱想,周女婿他好得很。”

        不是周景年有事情,季染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些。

        眼看季染稍微有了一点点的松弛,方茹赶紧继续说道:“没事的,我们先回家。”

        “妈妈,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自从下了飞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看到周景年的缘故,既然总觉得是有有一种不安的因素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又没有办法任由这种感觉在自己心里面一直徘徊。

        看到方茹支支吾吾好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说,但又仿佛有什么隐情似的,季染又觉得多了几丝心慌。

        方茹快速地摇了摇头:“先回家。”

        说完,轻轻的拍了拍季染的手。

        方茹不肯说,季染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太担心了,所以才会突然之间这么紧张兮兮的。

        季淮隐也察觉到了季染的情绪,连忙走了过来。

        “小妹,跟哥一起走吧,不跟你坐一辆车,哥没安全感。”

        接他们的车子都已经等在那边了。

        季彧安和方茹那辆劳斯莱斯倒是很大,方茹一向也是喜欢把季染给带在身边的。

        不过,这会儿季淮隐要季染和他坐同一辆车,方茹却将季染交给了季淮隐。

        她把季染往季淮隐的身边推了推:“去吧,跟你三哥一起,妈妈和爸爸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

        需要处理什么事情,方茹没说。

        刚才自己神经质了一下,这会儿她也就没有多想了,只是跟着季淮隐上了另外一辆车。

        车上,季淮隐把前面司机那边的隔档关掉了才跟她说话。

        “小妹,你这么喜欢周景年那小子?”

        “三哥,怎么突然问这个?”

        季淮隐:“他只是有大半天没有和你联系,没回消息,没接电话,我们落地,他也没有来接机。仅仅如此,你就已经心神不宁,这不是很喜欢是什么?”

        季染:“他一向不会这么长时间不回消息不接电话的。”

        “周家家大业大,可能就是一时之间在忙,也不一定。”

        季染摇摇头:“也不应该啊,周家虽然是家大业大,但是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公司有周齐安,倒是不需要他做什么的。”

        季淮隐竖了根食指晃了晃:“nonono,那可不一定。”

        季染看着季淮隐,没明白他的意思。

        季淮隐继续说道:“周景年是周家主支一脉的继承人,有着很重要的身份。不是他坐在轮椅上,就失去了这份资格。

        所有人看周景年,都以为他是坐在轮椅上的废人,因此更是先入为主的觉得,他是不是根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等着吃周家的老本,混吃等死。

        小妹啊,该不会,你也是这么以为的吧?”

        季染:“啊?”

        虽然不至于觉得周景年就是混吃等死的状态,但是,一直以来,她也没多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现在自己三哥提到这,季染脑子里面忽然有什么东西突然爆开。

        回忆!

        前世,她死在沙漠,死在那群人性泯灭之人的手中。

        原本应该是尸骨无存的,可周景年却能到沙漠中为她收尸埋骨。

        重生回来,她甚至都没有多想想,周景年他,是怎么做到底?

        靠周家吗?

        周家好像和季家比起来,都还差了一截。

        仅仅只是在京都城里面有着非凡的能力,可以做到在那种地方为她收尸吗?

        季染一下子呆愣住,连季淮隐的话都没往下接。

        季淮隐看她有所思索的样子,咂摸着说道:“啧啧,看来你也认可哥的话,你家那位周先生,还是不简单呐。”

        周景年不简单?

        季染脑子里面仍然对这件事情打了个问号。

        是不是不简单她不好说,毕竟还没有经过印证。

        “不重要,不管他怎么样,总之一直以来对我都是很好的。就算他不简单,也不至于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季染说的信心十足,对此,季淮隐略点了点头:“如此最好。不过,不是也没关系,你是我们季家的大宝贝,就算是他周景年有什么坏心思,也不敢往你身上用。否则,咱们家也不是吃素的,还能放过他?”

        季染笑了笑:“三哥说得对。”

        另外一辆车上,气氛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方茹自从上车之后,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看,前面隔档关闭之后,季彧安也担忧起来。

        “夫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和我们的女儿有关系?刚才我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子,怕不是周景年那混小子真出什么事情了?”

        说起来,平时季彧安是最看不惯周景年的,看到他来王府花园,都恨不得拿了扫帚把人给撵出自己家。

        可是一想到如果真要是周景年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季染肯定大受影响。

        作为老父亲,季彧安又开始焦虑了起来。

        心里面默默的念叨着,那混小子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

        都已经站不起来坐在轮椅上了,若是再缺胳膊少腿的,那不知道得多难看。

        方茹深吸一口气,把手机递给了季彧安:“你自己看吧,我也在想着,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女儿。我们才刚刚从国外回来,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怕她知道了,会承受不住啊。”

        季彧安拿了方茹的手机看着,看到上面的文件之后,也是眉头紧蹙:“我们出国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这么突然?就算是……”

        方茹:“我现在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她。老公,你说,她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得多难受?

        你说,要不然,我们现在去一趟周家吧?”

        季彧安将手机息屏:“现在去?”

        方茹点头:“还是要商量一下的,刚才我不敢贸贸然的告诉女儿。回家之后,我也拿不准到底该不该告诉她。”

        季彧安也同意了方茹的提议:“那就去一趟周家,先商量一下。这件事情,迟早也是瞒不住她的,但是如果两边达成一致,能拖延一点时间,就拖延一点时间也好。”

        方茹点点头,然后吩咐司机改了道,直接去了周家。

        车流之中,季彧安和方茹这边乘坐的车子加速甩开了季染和季淮隐坐的那辆车之后,就直奔周家而去了。

        季染和季淮隐乘坐的车辆还在往王府花园去。

        车子一路开回了王府花园,有季淮隐一路上和季染说着话,也冲淡了不少她之前的不安情绪。

        兄妹两人谁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父母乘坐的那辆车已经拐弯朝着另外的方向去了。

        只是到了家,才知道人还没回来。

        季淮隐是直觉这夫妻两人是真有事情瞒着季染了,不过,安抚工作却还是做得很好。

        “爸妈的车不是在我们前面吗?怎么还没回来?”

        季淮隐:“他们夫妻两人撇开自家孩子悄悄去过二人世界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很正常的,不用管他们。小妹,你不是着急落下的功课吗?还不赶紧?”

        时间上,这次出国确实是比预期超出了一些时间。

        季染一向都是很有时间观念的,时间的安排上也都非常严格。

        所以季淮隐这边一提起来,季染也就没心思关注自家爸妈去哪儿了。

        “别说,好多事情还要做呢。明天还要去一趟师父那边,拿新的资料。今天时间紧张,要不然晚饭我就不出来跟大家一起吃了,三哥你跟大家说一声,让把晚饭送到我小院里面吧。”

        季染幸亏是还没有工作,她若是有工作的话,也一定是个工作狂。

        季淮隐点头:“行,晚饭送到你小院,要不要三哥过来陪你吃?”

        季染摇头:“说不定晚饭的时候,周景年就过来陪我吃了。你就不用过来当电灯泡了。”

        季淮隐:“啧啧啧,锅我都替你背,小妹啊,你这属于是过河拆桥啊?三哥对你这么好,你就是这么对你三哥我的?”

        “一顿饭而已嘛,我们不是一起吃了好多顿饭?再说了,你家小妹毕竟是已婚身份,要不然,你也谈个恋爱或者是结个婚什么的,到时候自然有三嫂陪着你吃饭的。”

        说完,季染看上去心情还不错的往自己小院走去。

        季淮隐看她好像是开怀了,好像也不是那么在意周景年是不是没有来接机的事情之后,就放心让她回去了。

        一行人拖着季染的行李,一路跟在她后面。

        进了小院之后,那群人就把东西送去了季染的衣帽间,该整理的整理好。

        不过这次参加part季染穿的礼服也带回来了。

        一般这样的礼服,都是穿过一次之后,就不会再在正式的场合穿第二次。

        不过,毕竟是周先生的礼物,季染穿过之后,还是带回来了,生活助理也另外整理了。

        季染在飞机上的时候,也休息过,现在精神饱满,直接就钻进书房,继续整理她的资料开始学习了。

        时间宝贵啊。

        虽然她还年轻,可是她的师父实在是说不好什么时候就离开了。

        季染这边没有多余的休息,一头扎进书房就是继续学习。

        时间就是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的。

        季彧安和方茹很晚才回到王府花园。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问起季染,听说她一回到家就进了书房忙自己的事情之后,季彧安和方茹对视一眼之后,更加坚定了不告诉季染的决心。

        当晚,晚饭前,一直没有回季染消息,也没有接她电话的周景年出现了。

        身边,还是跟着那两个活宝,卧龙凤雏的周齐安和周欣悦。

        眼看两人就要凑到季染面前去,周景年一个眼神,把两人给制止住了。

        季染看到周景年出现,之前的担忧和焦虑也随之消失。

        周景年也很上道的稍微解释了一下没能回消息和接电话的事情。

        原本也只是小事情,季染倒也没有那么在意,只是关心周景年去做体检,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周景年毕竟是坐在轮椅上的,他那双腿以及身体状况,是经常都要去做检查的,对于这点,季染也是知道的。

        听周景年说没事儿,季染也就放心了。

        周景年的身体状况,她也没太担心。周家那边本来就有预备的医疗团随时待命伺候周景年的身体。而且季染也知道,周景年之所以站不起来,还是因为体内的毒素影响了神经。

        如今国内外最先进的医疗技术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她也不敢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

        自己老公,自己心疼。

        自己老公,自己救。

        她那么拼命的跟宋老爷子学,其中一点就是为了周景年。

        当然,也只是一点,不是全部。

        好几天没见的小夫妻,周景年把人抱紧怀里揉弄了许久,才最终松手。

        不过到底也是没有进行下一步,两人多少都有些不满足的样子。

        “要不,我跟岳父岳母聊聊,干脆早点把你娶回家。结婚证都领了,还要两边分局,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周景年仿佛是等不及了一样。

        季染笑笑:“聊聊?你不怕我爸爸直接把你赶出家门吗?”

        “没关系,岳母会悄悄开门放我进来找你的。”

        别说,周景年这岳母路线一直走的都挺好的。

        季染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爸爸那么排斥周景年,自己妈妈却对周景年越来越满意。

        不过,也算好事。

        “我妈妈今天神神秘秘的,就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样。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季染说到这事的时候,周景年目光不经意的躲闪了一瞬。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