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说 - 都市言情 - 叶凡唐若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七百九十七章 焦头烂额

第两千七百九十七章 焦头烂额

        第两千七百九十七章            焦头烂额

        “砰砰砰!”

        在印婆被黑水台拉入黑名单的中午,距离燕门关五百公里的地方,六股铁木联军正重新会合。

        昨晚的十枚秃鹰战弹虽然只轰炸了八万多人,加起来都比不上薛氏战区的人数。

        但炮师、战坦师、装甲师、电子营、直升机大营以及弹药库尽数毁损。

        联合指挥部的指挥官、战将和幕僚,以及警卫团等三千多人,也全都尸骨无存。

        铁木无月给叶凡提供的坐标,不是铁木联军人最多的地方,但全都是铁木联军的要害。

        铁木联军的大脑和脊椎可谓被一下子打断。

        所幸铁木无月昔日留下的指挥体系发挥了作用。

        几十名后备指挥官关键时刻站了出来,拿出令牌把身边队伍重新凝聚起来。

        接着这批指挥官第一时间跟铁木金联系,让铁木金能够及时了解前线的情况。

        有了这批指挥官作为前线的眼睛,铁木金就迅速作出了部署。

        他先是调动原本要去天南行省围剿卫妃和明江的大军,转道去接应燕门关的铁木联军。

        接着铁木金下令从铁木私军抽出一千死士。

        十人一组,分成一百组,每隔三公里就地构建一个碉堡打阻击。

        最后,铁木金让几十名后备指挥官,带着失去重型武器和战意的铁木联军撤入光城。

        铁木金全都清楚,铁木联军虽然还人多势众,但几乎丧失了斗志,而且失去重武器庇护。

        这些残兵败将必须后撤整顿,不然随时会崩盘。

        饶是如此,铁木金依然揪心沈七夜的集团冲锋。

        只有十万边军倾巢而出,轻重武器一起上,估计铁木联军会全军覆没。

        那样一来,不仅是铁木联军再无进攻燕门关的能力,还会攻守调换要防备沈家反推都城。

        这逼得铁木金不得不再度从都城返回前线,带着一批高级将士进驻临时指挥部沈家堡。

        “报!”

        “公子,昨晚一战,铁木联军横死八万人,受伤三万人,失踪一万,联合指挥部也全部横死。”

        “重装武器、重型战师以及弹药库几乎全部耗损。”

        “不过其中死伤人员和耗损多为六大战帅旗下,铁木私军损失只有一成左右。”

        “沈七夜昨夜第一时间派出东狼和南鹰等六路战兵追击我们。”

        “不过他们每一路人数只有两千人,而且战斗力非常菜鸟,没有有效冲散我们也没有把我们包饺子。”

        “早上沈家又派出三万大军追击,但被公子安排的一百组碉堡层层阻击,没有咬住我们后撤大部队。”

        “六路联军经过一夜一上午赶路,已经全部撤入了光城,大概有二十八万人。”

        “薛无踪战帅也率领两万残部抵达光城。”

        “原本对付卫妃的五万战兵也在前方构建了阵地准备迎战沈家三万战兵。”

        在铁木金站在二楼扫视不断涌入的护卫时,太叔琴带着几个人来到了面前。

        太叔琴把收到的情报,简单扼要告诉铁木金,让他对铁木联军现状能够了解。

        听完太叔琴的汇报,铁木金脸色阴沉如水,眼里闪烁着寒光:

        “铁木无月还真是我的好妹妹啊。”

        “不仅心狠手辣残酷无情,还翻脸如翻书不念一点旧情。”

        “敌我立场一变化,她就能够联合敌人重创自己带出来的队伍。”

        “薛氏战区十万人,铁木联军十万人,足足二十万人。”

        “其中还有不少关系密切跟她吃过饭并肩作战过的各大战将。”

        “她眼睛都不眨就全部轰杀了,还让沈七夜乘胜追击,太无情了太冷血了。”

        “她怎么做得出来呢?”

        这就好像一发现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就不顾多年感情直接掐死一样。

        铁木金感觉铁木无月比自己狠辣多了。

        太叔琴嘴角牵动了几下,神情犹豫着开口:

        “小姐……不,铁木无月向来就是这个性子。”

        “她这个人不仅心思细腻,手段过人,还理智的非常可怕。”

        她补充一句:“她不会受感情束缚的。”

        铁木金望着前方的天空,眼里若有所思:

        “我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

        “或许我应该让她打完这一仗再收拾她。”

        “这样一把锋利的刀,本该捅向沈七夜,现在捅在自己身上,不好受。”

        铁木金开始反思自己昨晚行径的缺陷。

        “公子,这不能怪你。”

        太叔琴咳嗽一声,忙出声安抚着铁木金:

        “铁木无月冷静的可怕,但也正因为这一份冷静,她随时会变成疯子。”

        “昨晚你不来夺走她的指挥权,现在不仅燕门关大战,只怕外军和屠龙殿全部被扯入进来。”

        “到时就不是诸侯之战,而是灭国之战了。”

        “你唯一失误,就是没想到铁木无月没有底线。”

        “咱们约好给她生路,她交出秃鹰战弹,结果她离开了,却出尔反尔轰击我们。”

        “而且还跟沈七夜他们搅和在一起。”

        “不过老天还是眷顾我们的,沈七夜不相信铁木无月的投靠,派出的六路战兵只有两千人。”

        “否则昨晚沈七夜来一个集团冲锋,人心惶恐的三十万联军估计活不过一半。”

        “而且公子建造一百个碉堡阻击的策略也非常有效。”

        “它不仅挡住了东狼和南鹰他们的追击,还让三万沈氏大军推进艰难。”

        “三万沈氏大军吃掉我们三十个碉堡和清理地上炸雷就耗费了一个上午。”

        “他们要吃掉剩下的七十个碉堡,估计还要一个下午和晚上。”

        “公子这一个策略非常卓绝,各大指挥官全都夸赞公子呢。”

        “没有这一招,估计撤回光城的要少三成将士。”

        太叔琴说些好听的让铁木金心情好一点。

        “我这只是将功补过。”

        铁木金脸色微微缓和,随后大手一挥:

        “太叔琴,传我指令下去。”

        “第一,让都城调两架秃鹰战机来光城,手里没有杀手锏,心里没底。”

        “第二,通知六大战帅,再支援一部分战机、战坦和重型武器。”

        “这一战打成这样,只能打到底了,任何退出都是自取灭亡。”

        “第三,重新整顿撤入光城的三十万大军。”

        “严重受伤的,行动不便的,全部给我买票赶回原籍,不要让废物留下来拖累我们。”

        “三十万,给我裁掉十万,虽然我想要多一点炮灰,但现在粮库被炸了,只能走精锐路线。”

        “然后二十万大军中精选出十万去前线援助五万铁木私军。”

        “剩余十万,五万给我守城,五万给我防备屠龙殿和卫妃偷袭。”

        “第四,动用燕门关的棋子,想法子给我弄死铁木无月。”

        “这个女人活着,铁木大军的一切部署,很难瞒过她的眼睛。”

        铁木金展现着自己的才能,把命令一条一条发了下去。

        太叔琴恭敬出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