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局截胡五虎上将完整版在线阅读 - 第1839章 天子有请

第1839章 天子有请

        为何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口出狂言?

        为何要赶在曹操落魄失意时恶语相向?

        为何要刺激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魏军士兵?

        一切,自然有着极强的目的性。

        以特殊姿态,瞬间引起魏王曹操的视线!

        这才是文士的最终目的。

        没有远超常人的举动,岂能被当作不同于常人的异类?

        自古以来,哪一个能人是常人?

        哪一个逆转乾坤,翻江倒海的是常人?

        常人,注定只能普通的过完一生。

        在这个绝境下,只有远超常人的非常人,才能挽救。

        可文士发现自己有些想多了。

        傲慢,狂悖,目中无人似乎有些太过了。

        对于这支败军的大军,似乎太过狠辣了。

        以至于让魏王曹操无视,让魏军第一大将夏侯惇起了必杀之心。

        临死之际,文士惊惧之余,还有强烈的不甘。

        他谋划了这么久,放弃了这么多,竟然落得这个结局!

        真是可悲可叹又可笑!

        早知如此,还不如一直呆在曹丕麾下,韬光养晦的好!

        急了,太急了!

        急切让他走了一步险棋。

        这步棋,即将用他的人头证明是完全错误的!

        夏侯惇可没有想那么多,此刻就想拿着文士的脑袋回去复命。

        他相信,曹操绝对会十分满意。

        “狂徒,你完了!”

        文士紧闭双眼,脖子也因畏惧蜷缩了起来。

        是的,他完了。

        就在这时。

        “住手!”

        两个字,就像有着魔力一般,让夏侯惇僵直在原地。

        佩剑划破了表皮,却没有再深入一分。

        在这个地方,两个字有如此威力的,仅有一人。

        正是魏王曹操!

        终究是在最后关头,曹操出声了。

        文士激动的睁开双眼,大口喘息着。

        太险了!

        如果再晚上半息的时间,一切就都结束了。

        还好,赌对了。

        曹操终究是曹操,不是普通人。

        只有这样,才足够吸引他的视线。

        不过,接下来曹操的话,就像一个巴掌,狠狠扇向文士。

        事实再次证明,文士想多了。

        “来人,将他打入死牢,择日当众问斩!”

        “什么!”

        文士惊呼一声,满是不可置信。

        “魏王,你。。。”

        “哼!”

        曹操怒哼一声,根本不给文士说话的机会。

        反而大手一挥,开始催促。

        “还愣着干什么,给孤押下去!”

        数名亲兵上前,三下五除二就给文士捆成了粽子。

        “魏王,你不能。。。呜呜呜。。。”

        文士还想争执,却不想士兵用破布堵住嘴。

        “唔唔唔唔唔!”

        夏侯惇气不过,狠狠踹了文士一脚。

        “带走!”

        “唔唔唔唔。。。!”

        文士一边被拖行,一边还在疯狂的挣扎。

        可惜,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仅仅片刻,便消失在了曹操眼前。

        “魏王,像这等狂徒,何不让臣直接砍死泄恨!”

        曹操浅浅看了夏侯惇一眼,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他是谁吗?”

        夏侯惇一愣,赶紧在脑中思索起来。

        可惜,没有任何结果。

        “魏王,他是谁?”

        曹操轻叹一声,附到夏侯惇耳边。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孤不能杀他。”

        “什么,还有魏王不能。。。”

        夏侯惇惊叫一声。

        他不理解在魏国还有曹操不能杀的人!

        可话止喊了一半,就被曹操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先关押着,等孤择日再行处置!”

        夏侯惇不敢违抗,连忙答应下来。

        “遵命。。。”

        曹操又叹息了一声,满是无奈。

        真可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刚刚进入许昌,就遇到这么一件事,着实让他无奈至极!

        可曹操知道,这仅仅是开始。

        淮南战败,指不定还会有多少烦心事等着他了。

        整个魏国,是以曹操形成的纽带。

        尤其是称王之后,纽带绷的非常紧!

        曹操强盛时期,纽带会因为紧而形成一股坚不可摧的缰绳。

        任何利益联结都会十分牢固,哪怕是强大世族,也无法撼动。

        就好比颍川荀氏,曾经曹操麾下的最大文臣之首。

        荀彧就算拼得性命不要,也无法阻止曹操称王建国。

        因为颍川其他世族不答应。

        颍川不只有荀家,还有钟家,陈家,韩家!

        三家联手,荀彧又能如何?

        可这一切,都基于曹操和魏国强盛,无人能敌!

        一旦国力衰弱,曹操处于疲敝弱势,过紧联结的缰绳就会有崩断的危机。

        就好比昔日乌林惨败,中原,河北世族纷纷人心浮动。

        曹操不得不释放出巨大的权利来拉拢,才能稳定住局势。

        因此,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可这一次,将比之前要更加严峻!

        权利不是无穷无尽的,交出去一些,就会少上一些。

        等到交出去的权利过多,曹操自己都有风险。

        傀儡天子刘协,就是下场!

        可是不交,世族们联合起来的力量,绝非如今的曹操所能抵挡!

        这就变成了死局!

        交,慢性死。

        不交,立刻死!

        烦躁,只是暂时的。

        用不了多久,就是头疼欲裂,甚至演变成生死危机!

        曹操紧握双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眼下一个不慎,局势必将一发不可收拾。

        到时不需刘璋动手,不需秦军大军压境,魏国就得因混乱而崩散!

        曹操心中不甘,又极为恼怒。

        他明明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明明知道后果多么严重,明明可以预见一切!

        可就是束手无策。

        就好像一个无解阳谋一样!

        曹操在绝路上狂奔,无法停下,无法回头。

        这种无力感,让他怒从心起。

        这时,一旁快步跑来一个宦官。

        “魏王,陛下有请!”

        。。。